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美文 > 几内亚政变:弱者搅动世界就靠俩字

几内亚政变:弱者搅动世界就靠俩字

时间:2022-05-07 19:25 来源:未知   点击:

  如果是电影,这样的镜头估计会被资深影迷热捧,因为从表演的角度看,场景、道具和演技都很专业。

  然后再发表一个声明,未来将会把权力交给人民。反正是做出一副为民请命的样子。

  用几个月夺取阿富汗政权,吃瓜界已经吃惊其神速了。几内亚这帮军人,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夺权过程。只能说这个世界,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上图画面中的老者是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现年83岁;2020年赢得连任。

  阿尔法孔戴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他这一辈子基本上都在大风大浪里闯荡。

  早在1993年,阿尔法孔戴参加了几内亚历史上第一次多党制总统选举,输给了时任总统兰萨纳孔戴。两位虽然都叫孔戴,实际上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这位兰萨纳孔戴是一位军人独裁者,1984年靠政变上台,并且一直干到2008年去世,在几内亚总统位置上干了24年,相当于终身总统。

  阿尔法孔戴1993年输给兰萨纳孔戴时,其实有点冤。因为当时几内亚最高法院离奇地宣布康康和锡吉里两个区的选票无效。而在这两个区,90%的选票支持阿尔法孔戴。

  换句话说,阿尔法孔戴被兰萨纳孔戴给阴了(当然,不被阴,也未必能赢)。

  转眼来到1998年(老宪法中,几内亚总统任期五年)总统大选,阿尔法孔戴再次落选。

  那次更为倒霉,投票刚结束,阿尔法孔戴就被逮捕了,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

  最为倒霉的是,阿尔法孔戴被逮捕后,审判却一拖再拖,一直到2000年才审,结果他被判5年监禁。但是第二年(2001年),他被兰萨纳孔戴有条件特赦,逃往法国。

  直到2005年,兰萨纳孔戴行将朽木,阿尔法孔戴(也到了67岁高龄,远超非洲平均年龄)才回到几内亚政坛。

  兰萨纳孔戴死后,几内亚再次遭遇军人政变,原本脆弱的局面更加动荡不安。

  几经波折之后,阿尔法孔戴于2010年(已经72岁)登上几内亚总统大位。

  即便乱成这样,吃瓜界的老铁们对几内亚和阿尔法孔戴的故事依然不熟悉。阿富汗和缅甸也乱,但大家好歹还熟悉一点。几内亚的乱,大家都不怎么知晓。

  首先对很多吃瓜界老铁来说,几内亚这个名字就非常陌生,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几内亚在哪里。

  几内亚位于西非西岸,西濒大西洋(北邻几内亚比索、塞内加尔和马里;东与科特迪瓦为邻;南与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接壤);地缘其实非常好。

  由于地缘好,旅游资源也不错。首都科纳克里位于大西洋沿岸:白云蓝天,金沙海浪;市区热带林木遮天蔽日,四时鲜花常开;诗情画意,令游客流连忘返。

  相比旅游资源,几内亚的矿产资源更逆天。铝、铁矿储藏大,其中铝矿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一;举世闻名的西芒杜铁矿就在其境内(这点后面在讲,可能和此轮政变密切相关)

  坐拥这么好地缘和资源的几内亚是典型的小国:人口只有1300万,跟天津差不多;国土面积24万平方公里,和广西差不多。

  然而很遗憾,几内亚并没有好好利用地缘和资源优势,人均GDP只有千把美元,属于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列。

  小国原本存在感就不强,再把自己混得那么穷,当然就很难引起吃瓜老铁们的注意。

  当今地球村,弱小者很难搅动风云。一旦搅动风云,基本都靠两个字自残。

  因为这种政变实在太多,供给大于需求,已经提不起吃瓜界老铁们的兴趣。几内亚政变放在这一系列政变中,显得太过频繁普通。

  几内亚政变可能是今年那么多次政变中,最为重要的一次。因为它不仅牵扯到几内亚内部矛盾,还可能涉及到大国暗中博弈。

  某种意义上来说,阿尔法孔戴是几内亚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民选总统。他原本有机会开创一个时代,但他还是玩出了新花样。

  阿尔法孔戴上任时已经72岁,干满两届实属不易;但他还是决定玩把大的。

  2019年,孔戴推动修宪,增加了不少新内容,比如将未成年和强迫婚姻定为非法。真正的重头戏是修改总统任期。

  新宪法中,总统任期从5年改为6年,延长了一年。最关键的一条在于,孔戴还借修改宪法之机,将之前的总统任期重置(这些招数借鉴了普京)。

  如此一来孔戴就可以重新参加选举,并且在2020年一举获胜,开启第三任期,这是和兰萨纳孔戴一样奔着终身总统去了。

  兰萨纳孔戴是军人独裁者,搞终身总统被嫌弃。阿尔法孔戴打着民选总统的名义去干终身总统,确实有点出格。

  其实孔戴都80多岁了,完全没必要如此执着地为贫弱的几内亚服务。之所以如此,只能说权力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孔戴此举也遭来反对派的抵抗,但都被他了。反对党几内亚民主力量联盟领导人被捕后,在狱中死亡,激起更大的反抗。

  上面说过,几内亚虽然贫弱,但资源非常丰富;尤其是铝和铁,对中国尤其重要。

  上海有色网数据显示:中国2019年进口自几内亚的铝土矿占总进口量的比例为44%,2020年为47%,而2021年占比有加速扩大的趋势。

  如果几内亚政局动荡,影响到当地生产、运输和出口的任一环节,都可能引发全球铝土矿供应忧虑,进而直接影响短期国际铝土矿价格,并推高铝市原料端的成本。

  西芒杜铁矿潜在资源量高达100亿吨,已查明约50亿吨铁矿石资源量品位为66-68%,平均品位约65.5%;年产量有望达到1.5亿吨。

  西芒杜铁矿项目分为北部区块(1号、2号矿块)和南部区块(3号和4号矿块)。

  北段几经易手,于2019年11月,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旗下的中国宏桥集团、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烟台港集团和几内亚联合矿业供应集团4家企业组建的赢联盟,以14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拿下了这北段1号、2号两个区块的采矿权;2020年6月,赢联盟与几内亚政府正式签署协议,几内亚政府占西芒杜北段15%的干股,赢联盟占85%的股份。

  南段3、4号区块力拓占45.05%股份,中铝集团、中国宝武为首的中方联合体持股39.95%,几内亚政府占15%股份。

  另外拜登也要搞大基建,前不久刚通过3.5万亿美元的预算。这个项目必然促使拜登政府在全球掠夺资源。几内亚的铝和铁,让拜登政府眼红。

  敦布亚从军之初,就曾在法国外籍军团中服役。这支部队的绝大多数成员来自全世界多国的非法国籍志愿者,并以善战成为法国军队中的精锐力量。

  2018敦布亚成为几内亚特种部队指挥官,曾在西非的毛里塔尼亚率领部队接受了美军的训练,并在视频中对美国的援助表示感谢。

  敦布亚也曾与美国大使馆的安全合作办公室进行了沟通,双方表示应当“加强合作”,但具体内容是什么无人知晓。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在非洲搞事的本事非同小可。比方说5月份,几内亚的邻国马里爆发的政变,领导人同样接受过美军所谓的“反恐训练”。

  简而言之,中国只有学会“仗剑经商”,方能把各种不确定因素最大限度消灭在萌芽状态。

图文阅读